2017年7月24日 星期一  
   
 首页 > 青田人大网新闻 > 县外要闻 

 
上海闵行试验:人大代表联系选民制度化破题
2008-11-5 12:34:00 来源: 作者:admin 阅读:7972

 
  

  8月15日,上海闵行区区长陈靖来到了闵行区碧江镇的156选区。这是他一个月内第二次在这个地方出现。上一次他来参加选民意见座谈会,收到了10条意见。这次,他是专门来反馈上一次意见的处理结果,并将暂时无法处理的事情和居民沟通。
  区长的出现,是受这个选区人大代表钱天信的邀请,同时也是为了推进代表联系群众这项制度。
  2008年2月,上海闵行区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一项“关于密切区人大代表与选民联系的办法”,要求286名区人大代表真正深入自己的原选区。其背后反映出的一个情况是:目前人大代表结构中官员比例较高,特别是一些由组织安排到基层参选人大代表的官员,很少再以代表身份到原选区选民中去。
  已经60岁的上海伟海包装机械厂党委书记钱天信,是连续四届的闵行区人大代表。自1993年他第一次当选新闵行区(1992年,闵行区和上海县合并)人大代表开始,每年他都会去自己选区内的工厂、居民区两次,收集意见,写成议案提交区人大。15年中,几乎每一届人大会上,钱天信都会提出上百条意见,上交10多件议案,在200多名代表中遥遥领先。
  

提出上海首个“质询案”


  钱天信个子不高,满头银发。他一直被认为是一个“热心而有责任”的人。
  1969年,他响应国家号召,和上海一批工人支边去了安徽机械厂,直到1987年才返回上海。“每年春节,我都留下来值班,让别人回上海过年。”
  18年的“春节留守”,给钱天信带来了威望和好人缘。1993年,闵行区选人大代表,他被三个企业选区推了出来。
  上任之初,钱天信就向2000多名选民承诺“三勤”---腿勤(在选民中多跑动)、嘴勤(与选民多沟通)、手勤(多写代表书面意见)。
  一次参加区人大会,钱天信一个人就提了45条意见。第一届任期内,每次人代会上他提的意见少则30条,多则5 0条。
  几年下来,钱天信很坚定,他对《望东方周刊》说:“不下去就听不到声音,而且,别人的嘴总会打折扣。”
  在第一届任期内,钱天信就做了件大事---让一家制药厂搬离了居民区。
  那家助剂厂建在钱天信选区的一个小区旁,很多居民担心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危害。但由于工厂并不属于居民区所在的碧江街道,而是属于马桥镇,问题一拖再拖。钱天信在一次人大会议上提交了要求助剂厂搬离居民区的书面意见。
  经过一年半的努力,助剂厂最终搬走。消息反馈到钱天信那里,他并不放心,一个人跑到助剂厂,扮成订货的商贩询问门口保安,得到助剂厂已经搬走的消息后,他才定下心来。
  从第二届任期开始,钱天信收集问题和反映问题的能力,在整个闵行区逐渐出名。
  首先,他进行了一项创新,在联系选民之前进行公示,将选民座谈会的时间地点广而告之。
  钱天信说,以前联系群众,都是开座谈会。“一次最多20人”,收集到的信息很有限。而公示后,想反映问题的人都会来找他。
  真正让钱天信出名的,是他提出了全上海的第一件“质询案”。
  钱天信说,在第一届任期内,通过跟选民交流,他注意到,居民最关心的不是代表提出的意见多少,而是问题解决了多少。于是,每次提交议案后,他都跟踪解决情况。
  他所在的选区有个红旗菜场,选民在1995年就反映这个菜场脏乱差,附近的交通堵塞严重。钱天信向区人大提出书面意见,连续6年提了6次也没有解决。第7年,他动用了杀手锏---向政府提出“质询案”。
  “上海第一件质询案啊。”钱天信说,案子提上去后,动静特别大,最后区委也知道了。经过几番交涉,他将质询案撤了回去,而新的红旗集贸市场开始动工。
          

人民代表联系选民早写入法律


  “我们最根本的作用就是通达民情,缓和社会矛盾。”15年的人大代表生涯,让钱天信对人大代表下基层的重要性看得十分清楚。
  他说,其实,人大代表联系选民,早就写在了人大代表法中,其中字面原文是“经常联系人民”。闵行区的《办法》,其实就是在重新强调这个方面,只不过把“经常”做了量化,使其制度化,目的就是对那些不称职的人大代表形成压力。
  钱天信回忆,第三届当选后,他的选区由3个扩大了到了5个。他去走访新增选区时,一位居民就不留情面地嘲讽: “你们代表有什么用,从来就不下来,只会拍拍手,开开会。”
  但要真正成为一个称职的人大代表,并不容易。
  钱天信说,人大代表都是兼职的,跟群众沟通,必定在完成本职工作外抽出大量业余时间。年纪大一些的选民,经常一说就是很久,还不能表现出不耐烦。结束调研后,还必须写成书面意见。有时这让他感到很疲惫。
  “这个时候,我就让自己去想那些选民们,想自己要对得起他们的每一票。”他告诉《望东方周刊》。
  影响着人大代表下基层最重要的原因,确实是政府官员占据了人大代表的较大比重。以闵行区虹桥镇为例,15名人大代表,政府官员占了6个,比例在40%。而在闵行区前三届的区人大会议上,差不多占到30%的官员代表,只有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提交了议案。
  “他们本来就处于被监督地位,而人大代表则是监督政府部门的。”钱天信说,这种身份上的矛盾,导致了官员代表下基层的尴尬,“总不能自己提议案说自己吧”。
  这些问题,在第三届人大第四次会议上,被普通代表提了出来。他们在会上口头提出,官员应该退出人大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
官员开始逐渐退出区人大


  代表们提出的问题,也引起了闵行区政府的注意。
  现任闵行区委书记孙潮,曾任上海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委员。对于官员代表很少下基层的弊病,他思考已久。他在此前的一份人大工作专报上批示:“人大代表与选民之间建立长期、有效的联系实在太重要了,希望走出经验。”
  而钱天信这些年的做法,正好给求变的闵行区提供了一个样本。
  闵行区人大从2007年4月开始,选取古美路街道、梅陇镇和七宝镇三个代表组开展代表联系选民试点,效果立竿见影---三个镇的信访量和民间纠纷,都有下降了20%。
  在三个街道试点的基础上,“区人大代表与选民联系的办法”今年2月27日通过了人大会表决,在闵行区全面推动。
  这一办法对代表联系选民的内容、时间、形式和方法做了明确规定,并要求每位代表每年到原选区联系选民不少于2 次。
  同时,官员退出人大的提议,也得到了人大和区政府的重视。在新闵行的第四届区人大代表选举中,几乎没有政府官员出现在代表名单中。
  在上述办法出台前,曾经有政府工作人员找到钱天信,询问他对方案的意见。
  钱天信提出了一个问题:如何监督这些人大代表,以保证他们每年有两次到自己的原选区?那人没有当面回答,而直到“办法”出台,钱天信也没有看到答案。
  这让他隐隐有些忧心---这股风头过了后,不称职的代表们,会不会回到原点?
  闵行区的官员则对本刊记者表示,他们会逐渐完善这个办法,其中就包括监督措施。而且,为了激发代表们的热情,正在进行中的闵行区财政预算综合改革,会考虑为代表联系选民提供财力支持。
  无论怎样,至少这半年的成果让人欣慰。据闵行区人大的统计,2007年区人大四届一次会议闭会期间,代表共提交书面意见23条;而今年1月区人大四届三次会议闭会以来到7月底,代表已提交书面意见62条,增长170%。
  去年就进行试点的古美街道,今年1至7月,该街道在外来人口增加的情况下,信访总量却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6. 2%,各类民间纠纷下降了26.9%
  这在钱天信看来,的确是“区人大推广代表联系选民工作开始发挥功效了”。
  而在闵行区的官员们看来,这证明了“代表联系选民”制度化的成功,因为,他让代表真正回归了选区,回归到了制度的本源。-

 

来源:《望东方周刊》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记者:龙婧     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阿景

 

 
 
青田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版权所有 电话:0578-6834107 邮编:323900
备案序号:浙ICP备05041427 技术支持:中国青田网